科技頭條

谷歌最失敗的產品,史上最酷的戰五渣,要死而復生了

Google Glass 要回來了。

自 2012 年 4 月谷歌釋出名噪一時的 Google Glass 之後,大眾對這款產品的期待值一直很高。兩年後的 2014 年 4 月,在幾經跳票之後,Google Glass 才正式開放網上訂購。

然而初代 Google Glass 高達 1500 美元的售價,加上缺少可用的應用等硬傷讓其淪為了名副其實的「戰五渣」。

於是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 2015 年 1 月,谷歌便宣佈停止銷售 Google Glass(但不放棄對其進行繼續開發)。

時隔兩年,2017 年 7 月,Google Glass 的新負責人 Jay Kothari 宣佈推出企業版的眼鏡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在效能和配置上進行了升級,標誌著該專案迴歸商用。

而在近日,谷歌硬體高階副總裁 Rick Osterloh 接受英國每日電訊報採訪時表示,增強現實技術(AR)的成熟之日或許即是 Google Glass 的迴歸之時,並稱公司仍然對眼鏡專案十分感興趣,儘管他認為眼鏡也許還需要好幾年才會發展成一個大體量的市場。

企業版的 Google Glass

那麼靠著 AR,Google Glass 能打出一場漂亮的迴歸翻身仗嗎?

眼鏡與 AR 結合是不是個好主意?

Google Glass 出現的 2012 年被認為是智慧可穿戴裝置的元年。智慧手機普及之後,資訊的爆炸式增長使得注意力變得分散,也使得人必須同時處理很多事情。而可穿戴裝置便是針對這一趨勢出現的主動收集某一類瑣碎的資料並提供給使用者想要的且無需思考就能得到的資訊與服務的產品。

比如說 Apple Watch 能通過感測器檢測使用者是否在某段時間內一直處於坐著的狀態從而主動對使用者做出相關的健康建議;

Apple Watch 的主動健康提醒

又比如一款名為 LVL 的可穿戴水合檢測器,它通過感測器分析血液顏色的變化從而給使用者攝入多少水分的建議......

至於暫別消費級市場的 Google Glass,它在退市之前的主要功能僅僅只有語音識別、拍攝、傳送郵件、導航等。在功能上不如智慧手機強大、續航時間完全跟不上、價格還比天高的情況下,這樣的產品成為市場棄兒也是自然而然的事。

那麼造成 Google Glass 「雞肋」的產品印象的問題出在哪?

我們先將視線轉回到 2012 年。

當年 5 月,諾基亞推出了一個當時算是黑科技的 beta 版 AR 應用「城市鏡頭」(City Lens)。其主要功能便是通過手機攝像頭將附近的餐廳、酒店、商店等實景標註在手機螢幕上,並提供這些位置的點評、位置、營業時間等資訊。

然而即使這款 App 體驗不錯,但它也只是一個點評應用,新鮮勁一過,它應用場景小且與其他應用互動少的特點即註定了它只能在手機中偏居一隅。而之後日漸式微的諾基亞和 WP 系統也阻礙了它的進一步發展。

但是如果將手機裡諸如點評、導航、翻譯等以結果為導向的應用都整合進 Google Glass 這類可穿戴產品裡,體驗或許就不一樣了。

設想一下,當 Google Glass 能通過攝像頭在後臺處理使用者所見到的資訊,並通過 AR 的方式主動在使用者眼前標註接下來去哪、怎麼去、看到的是什麼的資訊時,這就等於給使用者的眼睛本身賦能,讓眼睛有了能直觀地看到現實世界背後蘊藏的資訊的能力,而不再需要使用者主動掏出手機來搜尋。

一款騎行 AR 眼鏡——Everysight Raptor

說到底,作為一款眼鏡類的可穿戴裝置,初代 Google Glass 拓展使用者「視野」的能力有限,造成了其「雞肋」的印象。而 AR 作為將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資訊無縫整合的技術,可以在 Google Glass 主動蒐集處理資訊並給使用者直觀的解決方案的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所以其與 Google Glass 的結合也就顯得順理成章了。

還需要解決的問題

如果說 AR 是下一代 Google Glass 體驗的核心,那麼互動則是開啟體驗的鑰匙。

有了前幾年 AR 遊戲 Pokémon GO 的大火,以及去年蘋果和谷歌主推的 ARKit、ARCore,相信 AR 在普通使用者心中逐漸普及的同時,AR 技術本身的進步或許只是時間問題,而缺的是與 AR 相匹配的互動方式。

因為可穿戴裝置體積小、功能相較於智慧手機也更小而精,所以其互動方式必然需要具備簡便、快捷且符合直覺的特點,需要在對的時間地點做出對的提醒。

比如在 Apple Watch 上的「抬腕喚醒」以及模仿傳統手錶而出現的以轉動「數碼錶冠」為核心的互動方式就能讓使用者無需學習成本直接獲取到資訊。

而在此前的 Google Glass 上,互動方式都是圍繞著語音和觸控板展開的,但是這兩種互動方式,在實際體驗時多少會有些尷尬:

在大街上和一個眼鏡「交談」和用複雜的手勢在一根纖細的眼鏡架上操作複雜的 UI 介面的場景,想想都有些反人類,更別提用在 AR 上了。。。

至於眼鏡本身「看」這個最重要的屬性,Google Glass 除了抬頭喚醒以及眨眼拍照這兩個符合直覺的互動方式就沒有其他的方式了。

事實上,AR 本身的呈現方式就已經讓眼睛類可穿戴產品有了一種較為清晰的互動方式:用 3D 相機捕捉眼球、手勢等動作並將其作為虛擬與現實之間的橋樑。而這種互動方式的結果或許是下面這樣的:

Meta Glass

此外,Google Glass 若想通過攝像頭、麥克風、GPS 等實時蒐集分析使用者的語音、視覺、地理位置並在螢幕上顯示使用者當前最需要的資訊,實現上文反覆提到的「主動」蒐集處理資料並實時提供反饋的能力,人工智慧機器學習技術的發展也是必不可少的(這方面倒應該不用太擔心谷歌)。

當然,隱私問題、運算能力、電池續航還有最重要的成本及價格等等都是未來 Google Glass 迴歸路上的一道道坎。

GEEK君有話說

在去年的 WWDC 上,蘋果力吹了一波自家的 ARKit,然而 AR 應用卻並沒有成為 iPhone 區別於其他手機的一項「殺手級應用」,現在開發者們對於 AR 應用的開發更是已經興味索然了。

對於初代 Google Glass 已經徹底失敗並把下一代產品的希望寄託在 AR 上的谷歌來說,等待 AR 及相關技術成熟的那一天才是更成熟的選擇。而當那一天到來之時,或許我們距離成為鋼鐵俠的日子也不遠了。

福利社

你如何評價Google Glass?你認為AR和眼鏡結合是不是個好主意?歡迎留下你的看法與大家交流,極客君精選了一份好禮相送。

今天送福利給留言獲好評最多的 1 位小夥伴

歡迎大家積極參與

本期獎品是

【 《選擇理論》實體書】

獎品配合「每日簽到」一起食用會更美味哦~!

上期獲得

【 《超預期》實體書】

的小夥伴請在 24 小時內

為了避免重複獲獎,讓更多小夥伴獲得福利,本活動同一個微信 ID 兩週內只可中獎一次

活動最終解釋權歸【極客視界】所有

轉載或合作請回復【求約】

本週熱門